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便民服务 >> 正文

【荷塘】益店戏恋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益店镇的街道是条端溜溜的东西街,街西头有个小学,娃娃们念书的地方;街中间有个戏园子,剧团唱样板戏的地方;街东头有个机械厂,工人们轰隆隆地造拖拉机零件。这可算是益店街上三个响当当的地方。

机械厂有个小伙子叫张学军,三十岁了,还没找媳妇。关系好的都给张学军点窍,说年纪不小了,长短别跌绊了,赶紧寻一个,张学军是属驴的,犟怂着呢,“我是正式工,当过兵,进过京,革命生产立过功,所以,这媳妇嘛,门槛不能降,还是那三个条件:第一,要思想红;第二,必须是正式工,农民不要;第三,要长得漂亮,像个演员,还要会唱戏。”

张学军这三个条件倒是很扎实的,就是不知道他咋想来着。第一条,这包括的范围就大了,把整个益店镇的未婚女青年都包含在里边,都是革命青年,谁的思想不红?第二条,这就有点难了。正式工,益店镇这地方有几个正式工?除了张学军工作的机械厂和街西头的小学,剩下就是街道的商店,卖货的是个五个男人和三个结过婚的婆娘;邮电局里有两个老汉,一个摇电话,另一个送信,倒是有个当报务员是女的,娃都老大了。第三个,像个演员,还要会唱戏,要是符合这条件,人家早都进了县剧团了,谁还在益店镇上弄啥呢?

你说难,可是,还有人真的还给张学军介绍了一个三个条件都能安上。这女的是本厂的,先进分子,正式工,长得漂亮,而且会唱戏,这可把张学军高兴日塌了。可是,啥都好,就是有点美中不足,那女的第一次见面没看上张学军,这事还没开张就吹灯拔蜡黄了,张学军心里暗骂:“你真是瞎了眼,像我张学军这样好的条件,你哪里找去?”后来,又有人给他介绍了西街小学从县上刚调来的一个老师。介绍人说女的叫杨春霞,年龄二十六七岁,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对象,也是找对象东挑西挑给挑脱了。这个女老师的情况,完全符合张学军的条件。省城名牌大学毕业的,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来到这小地方来锻炼,思想肯定好;正式工也不会是假的;最主要的是这女的是个戏迷,爱唱戏,唱得好,上学的时候是校宣传队的骨干,还受过名家指点呢。

见杨春霞之前,张学军先把革命样板戏《杜鹃山》在脑子里过了一个电影,美得他一夜没眨眼,可是,俩人一见面,又是不欢而散。这女的,比起样板戏上演轲湘的那个杨春霞,可是天壤之别。这个杨春霞,让人咋说呢,太瘦弱了,皮包骨头,张学军暗想:唉,还真不如高粱杆,瘦得风都能吹倒,简直就是挂衣服的架子!

气得张学军直抱怨介绍人,“你这是给人介绍对象吗?就算是卖肉,你也给人搭块肥的么,这么瘦的肉,叫人咋过年呢?”介绍人也一肚子气说:“你知道那杨春霞咋说的吗?说你这是给人介绍对象啊?就算是买东西,也得看看颜色么!黑不溜秋,像个掏碳的!”

光棍不要媳妇也要看戏,不吃肉也解个眼馋么。戏园子在街中间,从机械厂走,三分钟就到戏园门口了。要是从街西头的小学走,也是三分钟就到戏园门口了。所以说,张学军一不小心就在这里碰上来看戏的杨春霞,碰上就碰上了,就装认不得,各自看戏。

今天演的是几个革命样板戏,戏是好戏,剧情和人物大家都熟悉。阶级斗争,你死我活,正面人物,高大而英武,没有歪瓜裂枣,更没有黑锅底和高粱杆;反面人物,脸上有黑痣,头是秃的,脸是青的,说话阴阳怪气,眼睛就像贼一样,反正都是长得不好看的。

“杨春霞,你白糟蹋一个名字,看你那球样子,像民国十八年年馑的饿死鬼托生的,是给社会主义抹黑!娶了你,还不背一辈子黑锅!”“张学军,你也浪费了张学良他兄弟一个响亮的名字,你看你那怂长相,分明就是那阶级敌人,反面人物,地主狗腿子,叛徒,特务,反革命!跟着你,一辈子抬不起头!”

舞台上的革命样板戏在激烈上演着,张学军和杨春霞在各自肚子里演着自己的戏,说着自己的台词。说着说着,怕旁人听见,两人不约而同地向旁边一看,娘呀,益店真小,戏园子更小,冤家对头就在身边站着呢,怕是已经听见了。听见听见去,反正也不和他(她)结婚,也不和他(她)一个锅里搅勺把!

舞台上的戏到了高潮的时候,台下的戏也到了高潮,正像台词说的那样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。”来得晚的人,站在后面,看不清台上女主角,心急火燎就往前面挤。一个人起不了浪,呼地站起来一帮二货起哄往前拥,台下坐得稳稳的观众就惊慌地站起来,于是,秩序大乱。起哄拥挤的人占了好位子,台下有了一个暂时的平静,可是,又来了一帮看戏的,一袋烟的功夫,后面的人又拥挤过来,许多人被挤倒,哭爹喊娘的,吱里哇啦的......

张学军黑是黑,但是五大三粗有力气,不怕人挤,不怕人拥,任他风浪起,像个黑铁塔似的。而杨春霞,就不一样了,风刮落叶都害怕,这能刮起人的风,她就更害怕了。她哭喊着,被拥倒又爬起来,爬起来又被拥倒,好不容易被拥倒一个避风的地方,两根柱子护着她,她才稍稍松口气,她惊魂未定地抓住这救命的东西,哎,这柱子咋穿着衣服呢?哦,原来这是一个男人,一个强壮的男人。杨春霞感觉一丝害羞,靠在这个男人胸膛,实在不好意思。但是,啥也顾不上了,此刻,她需要这样一个强有力的男人保护她,否则命就没了。

平静是暂时的,台下又起风浪了,但这种风浪也不是让它自生自灭,戏园子也有维持秩序的,这人就藏在舞台的一角。大乱的时候,他就走出来,用手中长长的扫帚棍使劲地抽打台下拥挤的人群,这样抽打起来,大个子自然吃亏,扫帚棍就像鞭子一样抽在护着杨春霞的这个男人身上。杨春霞不忍心了,“同志,你也蹲下吧,看把你打的。”“没啥,我不要紧,我是男人,难道还挨不起两鞭子?”杨春霞感动得要抬头看看这个男人啥模样,当她抬头看时,这个男人自然也低头看她,四目相对的一瞬间,“碰”的一声,这英雄救美的戏可演砸了。原来是黑锅底张学军,原来是高粱杆杨春霞。“呸,呸,今儿眼睛叫鸡啄了,咋没看清人呢?”两个人不约而同尴尬地离开了。

演戏的女主角很俊样,正好符合了张学军的暗恋心理。以前吧,每次看完戏,心里就痒痒的,想挠没法挠,张学军就把戏里的女人带到自己的梦里,再美美儿地享受着。可是,今天,张学军今天第一次觉得这个演铁梅的女主角离自己太遥远了,只能解个眼馋,人家能给咱当媳妇吗?

张学军的心思第一次不在戏里,而是在他和高粱杆周围打转转。此时正是鸠山劝降李玉和,鸠山:“李玉和,听说你那里有一份密电码。”李玉和:“鸠山同志,我只知道扳道岔,哪有什么密电码!”演李玉和的演员分明走神了,竟然把鸠山称同志。“反革命!反革命!”有人喊着,有人冲上舞台,一时间台上分不清谁是演员、谁是观众了。

张学军没有冲上台去骂演员,他在人群中瞅着高粱杆的身影。唉,不知道高粱杆在哪里?杨春霞早已离开了柱子张学军,被人群挤来挤去的,在戏园子里随波逐流着。渐渐地,她看明白了,挤自己的都是些二货,挤得她屁股生疼,她就伸手去揉屁股。天啊,一摸湿湿的,谁吐了一口痰,转身看时,几个小伙正在坏笑。再看台上,戏还早着呢,一片白色恐怖,敌人很猖狂,李玉和受酷刑,浑身是血,北山游击队还不知道在哪呢,影子都没得,这戏园子,被挤得水泄不通,出又出不去,咋办呢?

“狗日的!谁在这欺负我媳妇呢?”随着一个男人炸雷一样的声音响起,周围那些使坏的小伙就像老鼠见了猫,立刻就开溜了。原来是张学军到了,他二话不说,拉起杨春霞冲开人群就往外面撤。到了戏园子外头,张学军往杨春霞的屁股上瞅了一眼,“春霞,那,那,你,你赶紧回去把裤子换一下,早点歇,歇,歇了吧!”“学军,你咋了,都不会说话了?刚才说谁是你媳妇?把人说得脸红得没处放……”“春霞,我这,这人嘴让猪咬了,笨啊笨!”“哼,还嘴笨?嘴笨还知道把人家妇女叫媳妇,没安好心!咯咯咯……”

两个人说了几句,就不知道说啥好了,只好说再见,杨春霞往东走了,张学军往西走了。一会儿,两个人都折了回来。“春霞,我走错了,机械厂在东头。”“学军,我也走错了,小学在西头。”“春霞,咱啥时候还来看戏呀?”“学军,我不想看戏了!”

娘呀,听杨春霞这么一说,张学军眼前一黑,差点跌倒!“学军,明天你到我学校来,听我给你唱样板戏《红灯记》!”张学军高兴不知东西了。这是啥时候?此刻,张学军看见太阳从街西头出来了,把益店街照透了……

怎么治疗儿童癫痫病好
癫痫疾病的症状有
癫痫患者犯病可以吃什么药

友情链接:

剖肝沥胆网 | 香奈尔表 | 深圳天气台风 | 青岛笑蕾 | 中国抚宁 | 达美集团 | 应用集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