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画家王中年 >> 正文

【杨柳】上洼屯人物素描 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屋子里咋这个味哦?妈。怎么搞的,还像个家吗?”女儿秋玲捂着嘴,麻姑说:“还有谁,都是那老不死的,把好端端一个家遭的像个狗窝。”

“妈,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能呆了。”秋玲拿起红色小坤包就朝外走。麻姑说:“玲儿,去城里记得给妈打电话,我想你。”麻姑随手将一包红薯干放在秋玲的手中。秋玲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个。”

“我不要,城里什么都有。只要有钱,什么办不到?妈,倒是你,被他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。”秋玲边说话,边给镇里的出租车司机打电话,阳光暖洋洋的耀着屯子。

秋玲在经过屯口,那棵大柳树下。老碾盘上坐着得了脑血栓,走路拄着拐杖的爹“张磕巴”。秋玲将头扬的高高的,黑色高跟鞋踩在地面。留下的印痕,张扬着这个女孩与贫穷村庄的格格不入。尤其是那身装束,碎花瓦蓝色连衣裙,一股子香水味儿,直冲鼻子。有人说:“哎吗,张磕巴,那不是你闺女吗?你不是整天想着你闺女秋玲吗?怎么她回来也不存一宿就走?”张磕巴眯缝着眼,依旧望着天空说:“女大不中留,长大了,翅膀硬了,眼里还有老子的位置?”张磕巴颤颤巍巍的点着手里的拐杖,将他面前的尘土扬起一片。

上洼屯的人就热情地围着秋玲问这问那。大家都这个三年没有回老家,一回来扔给她妈五万元,要她妈翻新房子,并给她妈买来筷子粗的金项链,翡翠手镯子的秋玲。艳羡不已。艳羡之余,都在猜测秋玲在城里究竟做什么能赚这么多钱?秋玲说:“打工呗。”秋玲说得很含糊,但不管如何,秋玲是发了。这个世道,无论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。人们在妒忌中,不禁啧啧称赞,张磕巴生了好儿女。张磕巴和麻姑的婚姻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三个闺女,一个赛一个的漂亮。张磕巴即使做了二十年的村支书,也没有大姑娘秋玲三年时光在上洼屯引起的荣耀。是的,张磕巴在行动不便的情况下。老婆麻姑就在秋玲出门往家里寄钱的第二年,麻姑就上县城搬回了一整套家庭影院。这是上洼屯第二套家庭影院。第一套家庭影院是包工头刘老五家,大家像看西洋景似的涌到刘老五家,从此,每天晚上。刘老五家就被前来看电视的人占满。直到秋玲出钱,让母亲麻姑又买了一套,而且比刘老五家的还先进。上洼屯的人就掉转头涌向了麻姑家。可是,就在人们赞叹麻姑和张磕巴有一个本事通天的女儿,这次突然返回上洼屯的秋玲,不但留下一大笔钱让母亲盖楼房,又带走了四五个姑娘。

当秋玲经过张磕巴面前时,张磕巴叫住了她:“玲儿,你到城里见到你姑姑家的大明要他给我买一台录音机,我想听听国家的事儿,还有京剧。”秋玲眼珠子翻了翻说:“你的耳朵都聋掉了,哪里听得见?再说了,你心里就只有那个大明!你就没有俺们姐妹三个!这辈子,秋玲不欠你!”秋玲恨恨的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在上洼屯口集合。镇里的出租车就来了,几个姑娘鱼贯钻进车,扬长而去。

张磕巴也清楚女儿们不待见他,还在五年前,张磕巴是村支书的时候,上洼屯的人对他还是尊重的。现在,他真正尝到了落地凤凰不如鸡的感觉。

想当年,张磕巴在部队曾是一个小连长,他是文艺兵,因为那次下屯演出,就看上了麻姑。当时的麻姑,可以说是魔鬼身材,一米七的个子,柳叶眉,天生丽质。张磕巴只知道见到麻姑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于是,张磕巴一身草绿色军装,老鱼头皮鞋,人也蛮精神。他的举手投足都有着阳刚之气。又有一副好嗓子,所以,他被升为连长。看上麻姑后,他就不顾一切的对麻姑展开了攻势。部队有铁一样的纪律,张磕巴虽然没有将麻姑在月色的苞米地里睡出娃子,问题是影响不好。就在那年八月份,张磕巴被部队辞退,他不得不复员,准备回老家。他的老家在河南。为了麻姑,张磕巴不想走。

对于上洼屯的人,他们不会忘记那一年的八月桂花香,一辆绿色大吉普车浩浩荡荡开进上洼屯,停在屯口那个大碾盘一旁时,从车里走出来的军人,操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问及麻姑的家,乡亲们就惊呆了,这个蔽塞落后的村子,第一次进来这么大的车辆,而且看着军人的打扮就是个不小的官儿。他们很热情,并头前带路,将车上的人引到了屯西的麻姑家。那是的麻姑少女的羞涩感,让她躲在里屋就是不肯出来见那个人。事实上,麻姑看过这个连长的几次演出,且在月色如水的夜晚,被连长牵着手在柳树趟子里亲了嘴。麻姑就有一种犯罪感。张磕巴什么都好,只是说话有些结巴。说来也怪,他说话结结巴巴,唱起歌来却十分流畅。麻姑说不上喜欢,更谈不上爱。懵懵懂懂的就被拉了手。

很多人劝她,“麻姑,出来吧。这可是大官啊,你就出来迎接吧。”“嗯嗯,麻姑,俺们从没看到这样的车,可见是有来头的。你要是嫁给这样的人,一定会过的好,听我们的没错。你别遮遮藏藏的。”大家七嘴八舌的劝着麻姑。麻姑的母亲被说动心了。在上洼屯,姑娘能找个好婆家,全家人跟着光荣。

因此,麻姑在羞羞惭惭半天后,在镜子前拢了拢凌乱的头发。清水出芙蓉。就是在那一天,张磕巴在麻姑的家里吃了一碗鸡蛋洛水。这就意味着,麻姑的母亲和麻姑已经承认了这个姑爷。在上洼屯,只要男方喝了女方家里做的鸡蛋烙水,就相当于两家已经成为亲家。

其实,麻姑和上洼屯的人不知道,张磕巴的那辆吉普车是借战友的,他给上洼屯的人带来的一大袋子小白兔软糖,是他的津贴费买的。就在那年秋后,张磕巴把自己嫁给了上洼村。确切的说,他做了麻姑家的上门女婿。张磕巴为了显示自己的高人一筹,将几年里当兵的津贴,都拿出来。买了两头大猪,置办了三十桌酒席。从头天下午开始,请了社戏搭了戏台,扭扭打打唱唱跳跳直到第二天中午拜了堂成了亲。如花似玉的麻姑就这样稀里糊涂娶回了张磕巴,说爱情也不是没有,如果没有爱情,麻姑何以允许张磕巴拽着自己的手,何以将初吻交付于一个不爱的人?

在上洼,至少麻姑和张磕巴因为丰盛喧闹的婚礼,惹得多少人的称赞。但是,不久,张磕巴就完全融入了上洼屯的风土人情,山水之中。随着柴米油盐的琐碎,日子里难以避免的磕磕碰碰。张磕巴的缺点也暴露无遗,他抽烟喝酒,做田地里的活儿也是偷懒。不过,张磕巴还是有造化的。那一年,他鬼使神差的做了村支书。

村支书这不是什么大官,却管着一方百姓。有了这个资本,张磕巴就神气活现。这么着麻姑的肚子,一年鼓一个,连续三年,麻姑生了三个千金。本来想再要个带把的。但是,麻姑说什么也生不出来了。不是麻姑不生,而是,麻姑一个月一个月的不和张磕巴到一起。哪来的孩子?张磕巴做了支书后很忙。村子里的大事小情都要他处理。生产队还没分,张磕巴要带着人参加劳动。两头不见日头。张磕巴就经常被人请去吃饭,喝小酒。夜里都很晚回来。回来很晚的张磕巴,就发现黑影里,坐着的麻姑。两个人谁也不说话,夫妻间的事儿都省略了。怨谁呢?麻姑于是,就觉得张磕巴是不是跟别的女人有染。这样想着,在无数个月朗风清的夜晚,麻姑就尾随在张磕巴身后,鬼影似的跟着他。麻姑在张磕巴坐过的沙滩上,在苇塘子里,可以看到刚刚抽过的烟屁股,还有飘荡在苇叶上的半截头绳。在哪一个女人家,麻姑深更半夜敲开她家的门,问张磕巴在不在,时常会遭来一顿谩骂。在那么贫穷的年代,女人们是需要村支书的关照的。村支书的关照可以让家里的娃子吃上饭,不至于饿死。可以偶尔吃上一顿荤腥。或者是几张两票,还有供销社的豆油,米面。

麻姑往往是以失败告终的,精明的张磕巴,不会犯混到在麻姑的眼皮子底下和女人们乱搞。

但是,麻姑清楚,张磕巴不老实。如果张磕巴老实,就不能不碰她。晚上三个孩子都睡了,即使睡了,倒在炕上就睡得张磕巴也不碰麻姑一个手指头。什么原因?难道麻姑没有魅力了?断然不是,麻姑生了三个丫头不假,可她的身材依然很苗条。面色红润,两只大奶子格外诱人。张磕巴不碰她,别的男人也在打麻姑的主意。只是麻姑没有红杏出墙。在那个年月,麻姑出轨虽然不正常,但上洼屯男女偷偷摸摸的也时有发生。张磕巴和麻姑的战争就是在那时候来开了帷幕。他们三天一大吵,两天一小吵。最毒的一个字就是死,彼此互相谩骂着,“你怎么不去死?你死了才干净!”麻姑骂这话,嘴唇子都哆嗦。张磕巴接茬说:“我干嘛去死……我我我……还没活够呢。要死你去死!”

麻姑说:“我瞎了眼嫁给你,真是倒八辈子邪霉了。你死,你今天死明天埋,后天我就嫁人!”麻姑的话很毒辣。张磕巴习惯了这种无休止的谩骂,因为习惯了就不以为然,就是吵架,张磕巴照样吸溜吸溜喝着苞米粥,照样就着咸菜嚼的咔吧咔吧响。

这样的战争,让三个女儿也变得冷漠,不合群。上学后,和别人玩不到一起。张磕巴的妹妹是在张磕巴落户上洼屯后的第五个年头,搬过来了。那时候,麻姑的大女儿秋玲和小姑子的儿子大明在一个班里读书。是在报考师范院校时,这个中学只有一个名额。张磕巴通过关系搞到了这个名额,秋玲的成绩不错,大明也很好。两个孩子都想读师范。但是,秋玲做梦也没想到爹会把这个机会给了大明。一个不是自己子女的外人。所以,秋玲至今记恨着这个爹。

张磕巴在那个饥荒年代,作为村支书他的油水也是很丰厚的。生产队的一切,他可以随便拿。但是,张磕巴没有中饱私囊。张磕巴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得对家人的冷漠,让上洼人很不理解。张磕巴之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大家一直推举他做支书,还有一个原因。那就是在文革期间,他能够站在上洼人这一边,和前来就抖知识分子出身的刘老久,是刘家免去了这场浩劫,成为上洼人的一个好口碑。还有张磕巴脑瓜子是活络的,在那么荒年的日月。张磕巴会在薄地里苞米堂子里套种菠菜萝卜和青橄榄,这些农作物,给上洼人带来了小小的财富。这样上洼村的人没有一个被饿死。在上洼人的心目中,张磕巴就是他们的天空。

麻姑在很长的时光中都无法理解,自己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走到一起。而且生活了这么多年?他有哪一点吸引了自己的眼球?跟着这么个人,吵吵闹闹的过了这么多年,却从不主动提出离婚。

也许在部队的那个环境中,养成了张磕巴把在战火氛围中的心情,带入了现实世界里。所以,他如果不争吵不打架就会倒下。

就是这样的两个人,却在枝枝蔓蔓的生活中。如果哪一天,不见了一个,另一个会问:“那个,你妈呢?”如果得不到答复,他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纠结不断的麻姑,在三个女儿都上了学后。对张磕巴却越来越沉默。麻姑也没有外遇,不是没有遇上,而是在麻姑眼里,这个穷的兔子不拉屎的地方,没有一个能走进麻姑的心里。

但是,大女儿秋玲没有得到上师范院校的名额,就拿了两件换洗衣服离开了上洼村。秋玲是带着恨,带着对爹的恨离开上洼的。

三年后,就是在张磕巴从村支书的位置下来了。上洼人再也不用他关照了。一天早上,张磕巴在散步的路上被迎面驶来的三轮车赶进了三丈深的大沟里,就得了脑血栓。命是保住了,但是傻不啦叽的。麻姑一日三餐尽管伺候他。可内心里已经没有了一丝爱的温存。张磕巴成了她的包袱。就在秋玲将五万元放在炕上,让麻姑盖三层小楼后,不到两个月,上洼屯中央就矗立起一座三层戴着太阳能的小楼。在阳光下闪耀着辉煌的光泽。

张磕巴拒绝进楼里居住,自己一个人呆在老屋子里。张磕巴不想进新房子的原因就是,他觉得亏欠女儿,而且,女儿秋玲挣来的钱不是很干净。村子里的人说过,他们说,秋玲在城里桑拿浴做服务员。外加陪睡陪吃,三陪。后来,因为做得好,秋玲有了自己的资金,就自己开了一家桑拿浴。上洼屯的几个女孩子就是到她那里做三陪女的。那段时间张磕巴走到大街上,上洼屯的老少爷们都对他指指戳戳,说他的女儿秋玲是婊子。丢尽了上洼人的脸,张磕巴那些日子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夹在裤裆里。但是,张磕巴又不得不出来晒太阳。好像这个世界除了三个女儿和麻姑,他最亲的人事物就是太阳光了。所以,走在阳光铺满的大街上张磕巴才觉得自己还是个人。张磕巴的衣服脏的不成样子了,也不想洗。麻姑也不给洗。搬进新楼里后,麻姑只将一日三餐送到老屋里,总是那一个碗装饭,那一个钵子盛菜。有时候,麻姑嫌老屋骚气熏天,就把饭菜放到窗台捂着鼻子就走。张磕巴也不在乎,端起饭碗一顿山吃海造。吃完了,就到上洼屯口的老碾盘上做一小天。他坐在那里,一般没有人陪他坐,他身上的味道只会招来成群的苍蝇和蚊子。上洼屯的人见到他,只是打个招呼,远没有从前他做村支书时,见了他一口一个支书的叫着。而且,已入冬月门儿,张磕巴这个村支书东家请吃肉,西家请喝酒。小嘴吃的锃亮,油汪汪的。女人们上杆子要他关照。人呢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张磕巴感慨人生的喜怒无常。

张磕巴的三个闺女,秋玲挣了大钱后,两个妹妹都在姐姐的赞助下,上了大学。上了大学后的秋霜秋红很少回家。她们一放假就去在城里的姐姐那里。就是回家,只是象征性的看看张磕巴。在女儿们的心里,张磕巴若有若无,虽然他也管女儿们的衣食住行。可他和母亲的战争,以及母亲这些年在她们面前一遍一遍的说着张磕巴的不是,女儿们看张磕巴就像过路的叫花子。她们只对麻姑亲,母女们见了面,就像多少年没见似的,有说有笑有嘻有闹。母女几个躺在楼房叽叽咕咕说到天亮才休息。

张磕巴这些年就想着妹妹家的大明,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安家落户。张磕巴觉得这个孩子不会忘恩负义,至少是自己狠下心来,将读师范大学的机会给了他,自己亲生女儿都没有捞到。可是,张磕巴从妹妹那里要了大明的电话,打过多少次电话,要大明给自己在城里买一台录音机。大明没有买,只是嘴上答应,好好好。即便回老家,偶尔带点水果什么的来看看。但是,后来。因为张磕巴的了脑血栓,秋玲记恨着大明。大明就不怎么上门了。张磕巴在心底一直觉得大明不是这样的人。事实上大明根本不敢面对舅舅一家人,特别是表妹秋玲。他对不起秋玲。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秋玲早就是城里人了,是大山里飞出来的凤凰。

但是,后来。张磕巴的大女儿,有了大的作为。秋玲开了一家大型建材公司。并且开了好几家连锁店。他们建材公司开业剪彩的那天,在那座城市工作居住的大明正好下班碰上。大明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。大明没法面对表妹。值得欣慰的是,表妹成了这座小城的私营企业主,上了当地报纸的头版头条。大明从此再也没走这条街。

张磕巴死的那天,谁也没在身边。张磕巴什么时候死的,住在楼里的麻姑当然不知道。但是,秋玲回来了,开着自己的轿车回来的,一起回来的还有她的两个妹妹。秋玲拿出好几万元,给了张磕巴一个厚葬。又是三台唢呐队,又是四十桌子酒席。张磕巴的棺材也是上洼屯最贵的。大家在啧啧称赞秋玲孝顺的同时,也在为张磕巴的死因感到蹊跷。有人说很有可能是麻姑毒死的,耗药拌面毒死的。也有的人说,张磕巴是饿死的,那些天就没见到张磕巴就没出老屋晒太阳。麻姑不给他饭吃,饿死的。还有的说,张磕巴是自己自杀的。因为他被疾病折磨的抗不了了,因此就选择了自杀。

不管张磕巴是怎么死的,上洼屯的人对张磕巴的大女儿,花十万元厚葬张磕巴都竖起大拇指。张磕巴死的那天,大明没回来。虽然大明接到通知。但是,大明没有脸回来。他只是让自己的母亲多替自己为舅舅多烧几张纸,多烧几柱香。他跪在十字路口朝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。

张磕巴死后,麻姑在那里只住了一个星期,就锁上门随大女儿去了城里。麻姑在楼里居住,每天晚上都梦见张磕巴舞舞扎扎向自己扑来。醒来的时候,自己浑身是冷汗。三个女儿都有自己的事情,不可能老呆在家里陪她。于是,秋玲就开车回来,将麻姑接走了。那两幢房子都没人住了,铁将军把门。

孩童癫痫发作有什么体现呢
江苏最好癫痫的医院
河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

友情链接:

剖肝沥胆网 | 香奈尔表 | 深圳天气台风 | 青岛笑蕾 | 中国抚宁 | 达美集团 | 应用集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