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天学会铅笔画 >> 正文

【流云】海城(小说)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

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出行。可是,在这之后的好多年中,我都忘不了她趴在桌子上睡觉时的样子。

我是一个不着家的人,喜欢四处流浪。在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,再一次获得重生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在这次旅途中,那个女孩,她留给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回忆。

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漫长,对于明天五点就要赶火车的我而言,睡觉是不可能的了。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一睡,保准得错过了上车的时间,而且这个鬼地方也实在是冷得睡不着。我在一个破烂的小宾馆里过夜,因为实在是身无分文了,就这个破地方,还是跟老板舌战了半天让他少了三十块钱才让我住下的。

表盘里指向四点的时针提醒我该出发了。我提起那只上大学时候用过的行李箱,向着火车站走去。出了门,街上空落落的,可以说一个人也没有,甚至连那平常随处可见的流浪狗都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天上还留有半轮残月,地上没有融化的冰块在月光下闪耀着银白色的光。这种景色,落在一个诗人眼里,再加上半壶温酒,恐怕又是半个盛唐。可此时的我无心去欣赏这极具诗意的景色,我还得去赶火车。

我在寒风中加快了步伐,等快到火车站的时候,人才渐渐多了起来,都是在等待坐车的人。看着这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们,感觉在外面打拼的人有多么不容易。进入到候车室,将行李箱放在一旁,我坐在一旁的铁凳子上。今天真是好运,那个凳子还是热的,上面还残留着上一个人的余温。

稍微坐了一小会儿,便看到大屏幕上显示开始检票的字样,我拖着行李走向检票口,时不时回望那个板凳,看又是哪个好运的家伙坐到了那儿。可是直到我出了候车室,也没看见有人坐在那儿。

火车还是和以往一样,挤得要命。我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行李架上,便坐在了靠窗的位置,看着窗外。我想,每一个好运抢到靠窗的车票的人,都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当我坐上一趟通往远方的列车时,心中都会思绪万千,这时再配上窗外闪闪而过的景色,所有的拥挤都已经忘却脑后了,仿佛整个世界都像诗人口中的那般美好。我希望可以这样一直坐下去,但你知道的,现实是不会同意的。

一个行李箱从架上掉了下来,箱子的一个角划过了我的额头。我立马站了起来,说实话,当时我真想破口大骂一顿,原来是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的放行李箱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,你没事吧?”

“你说呢?那么大一箱子,掉你头上,你试试!”

“实在不好意思……”

“你要是放不上去,就别逞能。你可以找旁边的人帮忙……”我摸着自己的额头怒气冲冲地说道。

那女生低下了头,啥也没说。看到她这样,我感觉自己有点太小气了,人家也是不小心,又不是故意的。我又立马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起来,都不容易,何必呢!我总是这样,图一时痛快,却总是事后会后悔。

“算了,我也没啥事!”

听到我这样说,她才慢慢抬起头来,又重复了两遍“对不起”,这让我的愧疚又多了几分。她提起自己的箱子又往行李架上放,别说,这次我还有点害怕。

“我帮你放吧!让你放,我还有点担心它会不会再次光顾我的额头。”

我拿起她的箱子放到了架子上面,她坐在我旁边,一句话也没说。

我坐下来,继续看着窗外,天已经亮了,窗子上面蒙着一层雾气,看不清外面。我用袖子擦了擦车窗,才将冬天的早晨尽收眼底,一览无余。

就这样,一路上我们之间都没说话。只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,她的胳膊碰到了我的胳膊,我看着熟睡中的她,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飘荡到腰际,修长的手指因为长时间挤压手臂而有点发青。她的手指上没有涂指甲油,白净的指甲好似一片刚从海水中分离出来的贝壳。她那白皙的脸庞上透着丝丝红晕,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衣服的纹理。她的皮肤可真白,脖子简直就像是天上洁白的云彩,鼻子刚好从两眼中间隆起,好像差那么一丝都会不完美。她的嘴唇最漂亮了,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,凑近了,你会闻到连嘴里吐出来的气味都透着香甜的味道。一件长的灰色的呢子大衣裹在身上,显得她的身材十分匀称。我知道这样盯着一个女孩子看不是很礼貌,但我已经开始有点恍惚了,原来睡着的女孩子是这么美丽。她往里靠的时候,我都会往旁边挪一挪,我生怕自己把她弄醒,睡着的她简直就像是一个天使。可是我越往旁边,她越往里,直到后来逼到我没了去处,只能靠在椅子上。看着旁边这个熟睡的姑娘,不禁让我想到人们口中常说的“最美的遇见”!

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火车到了此次的终点站。我在脖子的酸痛中醒来,发现旁边的女子不见了,我以为她下车了。当我看到头顶行李架上的行李还在的时候,心里有着一种安心的感觉。不一会儿,她端着牙杯走了过来,原来她是去洗漱了。

我们下车之后,便就此分开了。她去了哪儿,我也不知道,她一下车便坐了一辆的士,走了。

我提着自己的行李,又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。

(二)

我在一个熟人的介绍下去了一家杂志社当了编辑,虽然挣钱不多,却也勉强能够活下去。

在之后的一天中,偶然间收到了一位笔名叫唐四爷的人投来的稿件。唐四爷写的是一篇名叫《遇见》的文章,你可能想不到,这篇文章里所说的事情简直和我在火车上所遇见的一模一样。我内心开始有了这样的猜疑,这个唐四爷会不会就是那天在火车上的那个姑娘呢?后来,我又打消了这样的猜疑,毕竟这种事在火车上太常见了,也不能断定就是她。

这天刚好周末,天晴,无风。想是冬天快要过去了,空气中已经开始有那么一丝丝春天的气息在飘荡。我想着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不妨去看看大海吧!来到这儿已经好久了,还没有正式去见一见大海。我穿好衣服,挤在拥挤的公交车上,在脑海中浮现出大海的模样。

如果你还没有去看过大海,我劝你去看一看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看到的大海都是不一样的,反正我自己觉得,这个地方的海不像是海,倒更像是一片荒漠。但听说生命就是从这一片蔚蓝中起源的,这就足以让我对它迷恋了。

等我摇晃着到达海边的时候,发现今天人可真多,不过相比这种热闹来说,我更喜欢一个人提着自己的鞋,让海浪来抚摸我的脚。海滩上还有光着膀子打排球的老人,他们用这种运动来表达对生命的热爱。

我一个人在海边慢悠悠地走着,走在海浪刚好够不到我的地方。偶尔驻足下来,望望远方,或许在我眺望的时候,那边也正好有一个人在眺望呢。或许我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,只是我们彼此不知道罢了。但我喜欢这种感觉,灵魂的碰撞是那么妙不可言。

几只海鸥在海上面盘旋着,地上有好多人,他们手里拿着一些买来的饲料,放在手上,等着海鸥来吃。每次海鸥将她手上的东西啄走的时候,她都会开心一笑。我也不知道她们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因为我从来没有喂过。

当我的视线随着一只海鸥的飞行路线落下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——那个在火车上遇见的女孩。我自己的内心是很想过去和她聊聊天的,或者打个招呼也行。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她却看到了我,我急忙将视线移开,用搓手来掩饰自己的慌乱。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可能是一个人独处惯了,不知道该和人怎么交流,她却是大方地走了过来。

“你不是那个火车上的人吗?”

“嗯,你还记得我啊!”我挠了挠头说道。

“那次真是对不起……”

“没事……”

她跟我像熟人一样聊天,慢慢地我也放松了下来。你可能不会相信,有些人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,让人可以和她畅所欲言,聊天的时候可以毫无顾忌。很显然,这个姑娘就属于这一类人。

“你来这儿是干嘛的?”姑娘继续喂着海鸥说道。

“我是打工的,顺带着旅游。你呢?”

“我是学生,在这儿一所大学里上学。今年就要毕业了。”

听到她这样说,我心里还有点若有所失的感觉,我好像更希望她不是个学生。

“我叫王雨薇,你呢?”

“吕尧。”我又随口说道:“你爸给你取得名字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烟雨迷江南,紫薇羞红妆。”我情不自禁地说道。

“要不你加我微信吧!我们可以时常聊聊。”

“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,想对你不轨吗?毕竟你长得已经可以让坏人心动了。”

“听说见了女孩子脸红的人也坏不到哪儿去。”她笑着说道。

我加了她的微信。不一会儿,又来了一个人,应该是她的同学。

“雨薇,你怎么在这儿,我们找了你好一会儿,还以为你回去了。”

“没有,我看你们在那边玩,我就来了这边。”

“这位是………”

“这是吕尧。”

“咱们回去吧!起风了,有点冷了。”

“好吧!”

雨薇对我挥了挥手,说了声再见便走了。我又在海边站了半天,海风将云彩从南方拉过来,铺在了天空上。

(三)

我回到家之后就收到了雨薇的信息。

“到家了?”

“到了,你呢?到学校了?”

“嗯。”

在她说完这之后我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或许我太纠结于怎样跟她说话能让她觉得我是个一般朋友,而不要让她以为我有什么非分之想,但我自己也知道,这些都是我瞎想的。她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个的,她可不像是个疑神疑鬼的人。我们又回到了老话题。

“那次在火车上我说话有点难听了。”

“你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,这可不像是之前的你。”

“那好,咱们以后谁也不提这件事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又感觉自己太啰嗦了,可是我并没有撤回,就算是在网络上和别人聊天我也从来没有撤回过。我觉得说错了不要紧,撤回容易让别人怀疑。当然,也许是我自己疑神疑鬼,别人也许根本没有这么想。

说实话,我个人比较讨厌这种好像规则一样的谈话,可是我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她。好吧,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一个十分好的聊天伙伴。

我发完那句话之后大概有半个小时没有回应,我一直在等着,手里拿着一本《塔木德》一直等着。我希望在她发过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回应她,我不想让她久等,因为我已经知道,等人回复消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但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别人没回我的时候,我就不会再去打扰人家,因为我知道人家不回可能是因为有事或者人家根本不想回你,当然,我希望这次的答案是前者。

时间过了大概一个小时,《塔木德》只翻过去一页,而且翻过去的一页究竟上面有什么内容我也不知道。忽然,手机震动了一下,我像一个飘荡在大海上的人遇见一根漂流的木棒一样把手机拿起来。

“刚才有点事。”

“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可以先去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“没事了,刚才我爸打电话给我了。”

“电话一打就一个小时,看来你跟你爸关系很不错。”

“我跟我老爸关系不好和谁好。”

“对了,你现在在这儿有工作吗?”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她又说了一句。

“有一份工作,挣不了几个钱,顶多能活下去。”

“那你以前是干嘛的?”

“我以前没啥工作,去的地方倒不少,我去一个地方挣够去下一个地方的盘缠了就去另外一个地方。可以说,我以前一直在游荡。”

“那你家人呢?”

“我还有个哥哥,多亏了他。”

“我也想有个哥哥。”

“你们家就你一个孩子?”

“是啊!”

“那岂不是很无聊。”

“真的很无聊,可也没有办法。说到底,这些都是一个人命中注定。”

“怎么?你还相信宿命。”

“有些东西,你不相信也可以,但你知道他会发生就行了。不管你相不相信,它都会发生的。”

还没等我再跟她说一句话,她又紧接着来了一句“今天有点累了,改天再说吧!”

这么冷不丁的一句,让我不安了起来,我以为自己有什么问题冒犯了她。我翻看了好几遍我们之间的聊天记录,发现并没有什么。那究竟是怎么了?

我披上外衣,走到外面。在城市霓虹灯的映照下连天上的星星都看不见,但我知道今天晚上的天肯定是晴朗的。要是在乡下,遇见这样的天气,银河都能清楚地看见。如果你还没有见过银河,那我只能替你惋惜了,那种到了极致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可是在这种各色灯光闪耀的城市中,我想你是无法看见的。除非你将整个城市的灯光全部熄灭,但这个好像有点困难,因为可能大多数人相比于银河来说,更喜欢屏幕上活动着的东西。当然,我也只是猜测,到底别人是怎么想的,我也无从得知。

沿着一条长街走了一会儿,我便回去了。因为在走到半路的时候,我忽然想不起来我为什么要这样,我还是早早回去吧。

(四)

或许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,但是他们却是的的确确发生了。雨薇在我们聊天之后的第二个夜晚叫我出去陪她走走。在收到她那条“有空吗,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?”的信息之后,我将眼前的所有工作都放到了一边。我也不怕你笑话我,我真的希望可以和她见面,然后聊聊天。

癫痫愣神后大发作
癫痫病诱因与治疗方法
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好

友情链接:

剖肝沥胆网 | 香奈尔表 | 深圳天气台风 | 青岛笑蕾 | 中国抚宁 | 达美集团 | 应用集成